Thursday, March 05, 2009

舊文分享:你想當美容記者?

beauty editor
(photo source from here)

Google 自己的舊blog,為找出一個地址,竟找到以下的文章。不暪你,我每星期都會收到電郵,問我如何入行,請在下文找答案。

****************************************************

入行幾年, 實在不敢代表整個行業說話. 表面風光, 辛苦的時候苦不堪言, 著實是發生在每個行業裡.

你以為當秘書的只要打扮漂亮坐在電腦面前就可以每月賺幾萬?你只是不知道她的老闆發脾氣時她要如何默默承受, 及解決所有引伸的問題.

你以為空姐可以四處旅行每個月只工作15天?你只是不知道她穿著高跟鞋在顛簸的機倉裡走來走去雙腿有多痛, 以及有假放卻沒錢花的日子有多難捱.

幸運地, 我們有Blog, 大家都不介意把生活的點滴, 光明的、黑暗的、歡樂的、悲哀的都放到博裡和Blogger分享. 所以當我知道有個兼職模特兒、即將畢業的大學女生竟然以為長得漂亮就一定可以當稱職的秘書月入數萬冇問題時, 我只有暗暗搖頭, 嘆息她的「社會成熟度」不足. 她應該多溜溜Blog喇!

許多女性對「美容編輯」一職有「幻想」. 當我剛開始做記者時, 未有這種感覺. 我初入行時, 加入了科技資訊組, 即是電腦遊戲、手提電話、PDA, 新興科網及「IT才子」滿街的年代. 有機會第一手接觸未來港的手提電話, 可以飛到德國看電訊展, 去日本看Game Show, 獨家訪問資訊界猛人, 我已經非常滿足. 當然, 因工作關係, 也可以用超特價買手電及遊戲機, 和極罕的限量精品. 後來, 我在其他雜誌開始做女子潮流組的工作, 才真正接觸到大家所謂的「幻想」. 當時, 我幫手做新貨情報, 逛街搵料沒問題, 借衫借鞋問題較大, 因為非常重, 最難忘一次借了40對鞋, 那家店不肯讓我留下鞋盒, 終於要打電話給同事幫忙推一架特大超市手推車下來接應. 其他做Fashion的同事也有苦處, 借衫重, 一次過帶20套衣服往Studio拍攝更辛苦. 我和AMY的同事曾帶了30套冬衣連外套到石澳沙灘拍攝, 在沙灘上拉行李箱你知道是怎樣的嗎?不妨試試!當你或不眠不休、或感到肩膀快要撕裂, 卻得悉拍出來的效果不獲欣賞時, 更是生不如死. 如果你想入行做時裝編輯只為了想坐在前排看Fashion Show, 千萬別忘了這另一半極須體力勞動及未必有回報的工作性質.

當我拿著40對鞋在街上狼狽地找的士時, 我確以為當美容記者會舒服一點. 當我真正當上了美容記者, 又是另一個故事. 沒錯, 美容產品比起大衣及皮鞋輕巧一點, 體力勞動是比起Fashion Reporter少一點. 美容公關對記者很好, 常安排courier把產品直送辦公室, 又少一點勞動. 只是, 工作絕不會像當個少奶般容易, 否則, 應該是沒有月薪而且要交費給老闆吧?

第一個煩惱是借衫, 時裝品牌公關會問:「影Fashion還是Beauty?」由於影Beauty Feature只能在相片中看到領口, 有的品牌講明不借, 適逢減價期(以冬季而言, 減價期由11月中至2月中)更是難做, 只有少量很「好人」又大方的品牌如H&M等願意借.

第二個煩惱是測試, 能推出市場的護膚品、化妝品, 表現一般至少有合格, 約60分. 新聞稿或有誇大其效, 但絕少無中生有. 最好的, 或有80分, 又甚少有90多分的超卓產品. 要在20分之中作出仔細的比較分別, 更要考慮不同人擁有不同膚質對產品作出不同反應以及自身有不同喜好, 絕對不是想像中容易. 通常, 一分錢一分貨, 貴到某一程度就再貴幾倍表現也差不多.

第三個煩惱是變數. 變數有時出現在模特兒, 有時出現在化妝師. 有的模特兒真人很漂亮, 就是不上鏡. 有的很上鏡, 可是皮膚差, 令負責「執相」的設計師難受. 有的未上妝嚇人一跳, 要化妝師花很多時間修飾. 習慣合作、有經驗的化妝師通常很穩妥, 沒經驗的, 則需要好多好多的時間, 可以用2小時只上好粉底, 令模特兒booking花費大增.

第四個煩惱是埋稿. 雖然, 能當記者的, 當然是要寫得多、快、準, 「殺版」速度與內容質素同樣重要. 要麼寫得不夠快, 或是版數增多, 或是拍攝及其他配合工作的進度不夠快, 就要OT. 每天OT一至四小時是等閒, 埋稿天的在當日完成一定版數, 設計師和編輯就要一起熬夜, 就像讀書時要在交project日9am之前完成工作一樣, 那管你有多累、有多病, 只好說唯一的好處是當你熬夜熬到不似人形、底妝全溶時, 可以隨手找到卸妝液及面膜為皮膚充充電. 任何行業都有死線, 死線是OT的源頭. 有的公司一年一次Annual Report, 有的公司幾個月一次. 雜誌方面, 周刊是一星期2-3天, 雙周刊每2星期3-4天, 月刊每月5-6天. 當我們由11am一直工作到3am時, 已經等於連續工作了2×8小時. 如能把握機會休息, OT並不會構成太大的健康問題, 只是永遠不能知道自己幾點可離開, 或會構成與朝9晚5上班的男友無法見面, 報讀了的每周一課夜間進修課程總要缺席或遲到, 星期一至五想看電影永不能預早購票, 約了舊同學食飯總不能肯定幾時出現等「社交障礙」.

想入行的你, 假如以為美容記者 = 擁有源源不盡的免費化妝品及護膚品, 除了要考慮以上幾項, 更要知道, 護膚品雖多, 但人只有一張臉, 是不能把所有都塗到臉上, 再多的都沒有用. 也沒有可能每支只用一星期就丟掉, 太浪費了吧. 化妝品大多於使用後要歸還, 不用還的也沒可能用得光. 免費得來的手袋或衣服或可下年穿(是否仍流行是另一考慮), 護膚品及化妝品卻會過期, 不能久放.

歡迎留言!

6 comments:

kuo said...

人的確只得一張臉, 所以每當想買skincare時, 我便這樣勸自己要少買一點點呢

不過, 吸收多點美容知識, 可以幫朋友選擇skincare 也挺開心的

virginiacyt said...

這篇文字令一個片段,當時我是珠寶版的,每星期揹著幾萬至幾十萬甚至總值更高的首飾四處走時 (因為公司沒有courier),那種心理壓力終於在一剎那爆發。

那天最後一站在ifc借完貨 (當時ifc初開幕,高不可攀,高檔次的sales姐姐對我們這種齋借唔買的"朋友"當然沒有PR姐姐的能耐). 連拖帶拉一袋二袋很重很重的貨、衫、鞋和props,在身光頸靚的中環趕赴拍攝場地...雙腳走進利源街入口的一刻,就發軟蹲在路口,眼流自然流起來,於是拿出手機,給要好的同事撥了個電話﹕「我想我到頂了。」

同事吩咐我要冷靜。於是收線,抹乾眼淚,算是釋放了,便起行到尖沙咀的餐廳,途中腦裏就只有相片的reference.

很久之後,那天第一次合作的攝影師告訴我,他就是被我那天工作時的認真和專業吸引了。


Meling,我相信這些都要令人回味的經驗。到現在,我最愛還是記者這個行業。

你要努力呀!!!

virginiacyt said...

這篇文字令一個片段,當時我是珠寶版的,每星期揹著幾萬至幾十萬甚至總值更高的首飾四處走時 (因為公司沒有courier),那種心理壓力終於在一剎那爆發。

那天最後一站在ifc借完貨 (當時ifc初開幕,高不可攀,高檔次的sales姐姐對我們這種齋借唔買的"朋友"當然沒有PR姐姐的能耐). 連拖帶拉一袋二袋很重很重的貨、衫、鞋和props,在身光頸靚的中環趕赴拍攝場地...雙腳走進利源街入口的一刻,就發軟蹲在路口,眼流自然流起來,於是拿出手機,給要好的同事撥了個電話﹕「我想我到頂了。」

同事吩咐我要冷靜。於是收線,抹乾眼淚,算是釋放了,便起行到尖沙咀的餐廳,途中腦裏就只有相片的reference.

很久之後,那天第一次合作的攝影師告訴我,他就是被我那天工作時的認真和專業吸引了。


Meling,我相信這些都要令人回味的經驗。到現在,我最愛還是記者這個行業。

你要努力呀!!!

Virginia said...

這篇文字勾起一個片段,當時我是負責珠寶版的,每星期揹著幾萬至幾十萬甚至總值更高的首飾四處走時 (因為公司沒有courier),那種心理壓力終於在一剎那爆發。

那天最後一站在ifc借完貨 (當時ifc初開幕,高不可攀,高檔次的sales姐姐對我們這種齋借唔買的"朋友"當然沒有PR姐姐的能耐). 連拖帶拉一袋二袋很重很重的貨、衫、鞋和props,在身光頸靚的中環趕赴拍攝場地...雙腳走進利源街入口的一刻,就發軟蹲在路口,眼流自然流起來,於是拿出手機,給要好的同事撥了個電話﹕「我想我到頂了。」

同事吩咐我要冷靜。於是收線,抹乾眼淚,算是釋放了,便起行到尖沙咀的餐廳,途中腦裏就只有相片的reference.

很久之後,那天第一次合作的攝影師告訴我,他就是被我那天工作時的認真和專業吸引了。


謝謝你,Meling,我相信這些都是令人回味的經驗。到現在,我最愛還是記者這個行業。

你要努力呀!!!

劍魔 said...

做腦記一樣冇so 架, 所以我轉左行.....
一次借十幾部相機去試影相, 有乜活動, 影model 那些, 又要扮痴漢去影, 最大問題係同代理(即係現在的我)借model 影兩張相交功課, 又俾d 狼狗戰隊用粗口咒罵.... 辛苦野, 出面人點會知呢.

Meling Lam said...

kuo> right~

Virginia> 借貴貨壓力真的很大,認同!

劍魔> 所以眼淚都是往肚裡吞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