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是日好吃:夫家開年飯 @ The Mira 國金軒

國金軒

年初三晚上,隨夫家親戚到 The Mira 國金軒吃開年飯。夫家人多,連開兩席。

國金軒

奶奶說6時入席,我6:30pm去到,只得老公、姑仔和我三人?原來是7時入席,奶奶記錯。

國金軒

其他人未到,老公把玩 iPhone,姑仔在看書,我拿著相機四處拍。

國金軒

很喜歡這裡用的茶杯,有手柄,不會燙手。

國金軒

親戚到齊,先喝點餐酒。人家帶的 Chateau Bois Pertuis,據說是得獎酒莊,我根本不應該喝酒,就只喝了一點試試罷了。

國金軒

酒席採用分菜形式,我只拍自己所吃的一份。香燒琵琶豬,皮脆,豬不太肥,調味也好,不用加醬料也夠味。由於我戒口期間只能吃雞和豬,今年新年我吃了很多乳豬肉!

國金軒

貳崧翡翠帶子蝦球,帶子和蝦我都不能吃,只吃了露荀。茨汁夠薄,保留了海鮮的原味。(想像下都得啩......)

國金軒

紅燒花膠蟹肉翅,蟹肉是用生拆的,可是我又不能吃蟹!所以其他的翅呀,花膠呀全都吃下,花膠分量也不少,至少每一匙都有翅有花膠。從碗邊的翅湯可見,分菜分得頗為趕急。

(可是一定及不上奶奶在年三十晚煲的花膠雞包翅呢,那個根本是佛跳牆!)

國金軒

蠔皇鮑魚扒豆苗。真鮑魚?也不能吃呀。豆苗就很好吃囉,很嫩。

國金軒

清蒸海上鮮。分菜後,魚頭留在桌上,我對魚頭裡的魚笑肉虎視眈眈...

國金軒

魚比較小,肉很滑。蒸魚豉油不會過甜,不會蓋過魚肉的鮮味。最後我「成功爭取魚笑肉」,要不要做條橫額掛出來呢?

國金軒

金針雲耳燒雞。我等了整晚就只能吃魚和雞肉,而金針雲耳燒雞卻把應該皮脆肉滑的燒雞變成「濕雞」,金針及雲耳因為沾有雞味變得很好吃,燒雞卻白白浪費了。

加上我只分得雞翼彎、雞尾及有皮無肉的雞背(分菜就有這個缺點)...好掛念太子鳳城的炸子雞啊!

國金軒

紅油抄手,醬汁混得不錯,怕辣的也可以吃,根本不辣,只有蒜味及甜味。

國金軒

生炒糯米飯,又軟又香。

國金軒

甜品反而精彩,燕窩蛋撻上的燕窩雖然不是太貴的貨色,但勝在煮得較爽口,總好過自助餐那些像雪耳多於燕窩的所謂燕窩蛋撻。

國金軒

湯丸紅豆沙。紅豆打得太碎,並不是煮到起沙的,不及蓮香居做得好。

以前到 IFC 國金軒大多是參加記者會,甚少正正經經的吃一頓。The Mira 國金軒的員工由正門至樓面服務也是一流。環境清靜,適合商務飯局。食物則是平均分高,多於有個別菜式令人印象難忘。

姑丈做東,價錢不詳,估計每圍約 HK$6,888-$8,888 吧。

曲奇四重奏

原本想到 Coco 買蛋糕,但見下雨,又冷又濕,還是早點回家去,吃曲奇四重奏的什錦曲奇好了。

歡迎留言!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