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2, 2010

我們喜歡負能量?



有天跟W小姐談天,她說香港人喜歡看人家吵鬧,所以她發現自己的「鬧人post」最多人看,甚至有人不停地轉發出去。

有時我也會怪自己,平時寫blog是不是過於正能量呢?因為做傳媒這麼多年,有個想法已成潛意識,就是「好嘢要介紹,唔好就不要浪費版位」,還怎會花時間去拍照採訪?可是那是十年前的社會吧,現在我們喜歡鬧人,喜歡恥笑,彈三嫌四,以突顯自己所謂「有品味」,所謂「有立場」。最後看到人家遭逢不幸,就算不是因自己而起,都會拍手叫好:「我都話咗你實仆街㗎啦,嘻嘻」,就好像古時那些圍觀人家被斬首然後趕上前去多吐一把口水的人一樣,這個現象,黃子華的「尋找仆街的故事」都有提及。說到底,因為我們自己做人做得不好,只好靠鬧人去轉移人家的視線,雖然我們往往忘了,當你用1隻手指指著別人痛罵時,同時有4隻手指指向自己呢。

不過呢,不過呢,針不拮肉不知痛,上星期我在深井一家日本料理吃過一頓超級難食的晚餐之後,我才明白人是有希望痛罵的時候,尤其是兩個人花了三百元但馬上肚痛還可以每道菜都難食的時候。



前菜味道還可以,前面的漬茄子爽爽的,後面那個像五香肉丁的東東賣相卻很古怪,沒有吃。



麵豉湯,我沒有喝。老公說這個像鹽水,沒麵豉味,其實用粉開的也可以啦,為什麼要冒險自己做?



我點的北海道海鮮窩,上面那個牛油好香,所用的牛奶也頗滑(有嚡的牛奶嗎?),不過海鮮內容非常之「削」,吃後馬上開始肚痛。



壽司就真的很離譜了,你看壽司盛器的發霉多嚴重?使用發霉食物盛器是否犯法?雖然我沒有吃過有「劣食之王」之稱的明將壽司,但這裡的壽司就像是由三歲小朋友用手握的一樣,也跟近日的天氣一樣,「濕度」真的有95﹪耶!用筷子夾起的時候,會看到有水分滲出來!驚!



蟹子沙律,做菜白痴也懂得做的一道菜,到頭來蛋白醬過多,酸到不得了。



雜錦串燒,是即燒的嗎?為什麼可以每款都是外熱內冷的呢?



炸天婦羅,看到附上那碗蘿白醬汁就知道「又出事!」人家都是把蘿白放在一旁,讓客人自己放進醬汁裡。為什麼要預先混在一起呢?食味方面,跟街邊檔的薯餅更差。



老公說這個附贈的甜品是唯一不出事的食物,但我吃了一口也無法再吃下去,像直接從冰櫃拿出來。

鬧夠了,看得過癮嗎?如你看得很過癮,不停偷笑,證明你是地道香港人囉,welcome to Hell Kong。

歡迎留言!

1 comment:

haku said...

看完,笑不出,證明我還是回日本好了....XDDDDD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