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8, 2011

Green Peace 彩虹勇士二號 告別前最後參觀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上周五,我參加了一個「不一樣的船上派對」。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1985年,綠色和平彩虹勇士一號在奧克蘭被炸毁沉沒,使命由彩虹勇士二號接力。轉眼間,彩虹勇士二號22年的使命快要完結,船長 Michael Fincken 說,當年的悲劇不單沒有阻礙綠色和平要發動的革命,彩虹戰士三號將會在今年秋季啟航。(資料來源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彩虹勇士二號停泊在香港中環2號渡輪碼頭,於上星期六及星期日(2011年2月12-13日),以及本星期六及星期日(2011年2月19-20日)開放給公眾上船參觀。公眾開放時間︰12:00-16:00(15:30最後入場)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當晚我們在船上跟綠色和平的成員談天,了解他們在船上生活的狀況,以及實際「行動」時的心態。

當晚浪很大,我穿了矮跟鞋站不穩,只能跟隨海浪搖來晃去;於是我放棄用相機拍照(怕跌壞),只用手機拍,相片質素有差,請見諒。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喜歡航海相關東東的朋友,應該會對參觀船長室最感興趣。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我對機械沒有認識,但也很想參觀船艙,看看成員平日居住的空間。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船艙裡有很多房間,一人一房。由於每天24小時都有人在當值,所以房裡的成員都很寧靜,讓其他人盡量爭取休息。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唯有只在 common room 裡,可以談天說笑,上網或吃東西。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船員之間流行 "Birthday Bath",於生日那天會在甲板浸浴慶祝。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曾任全職水手、現於彩虹勇士二號上負責 blogging 及行動的大副 Dan三副 Martti,解釋吉祥物 — 櫟木雕刻 Dave the Dolphin 的傳說。

相傳從前有一隻海豚名 Dave,很喜歡跟著彩虹勇士號。有一天,Dave 又靠近船身了,船員又照樣跟他揮手和遊玩。這個時候,Dave 跟船長說:「我也想成為彩虹勇士號的一份子呢,可以嗎?」船長說:「對不起呢,不可以的。因為你是一隻海豚,怎能當船員呢?」Dave 很失望,唯有轉去求問海神的幫助。牠感動了海神,海神靈機一動:「你聽過『小木偶』的故事吧?我們來個『反轉版』,我把你變成木海豚,你就可以上到彩虹勇士號上成為一份子了。」(資料來源

故事背後的意義,是 “Small Act Big Change” — 不要以為一己之力太單薄,只要願行動,就能為現況帶來多多少少的改變。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三副 Martti 更帶我們去看看,常常在「行動」中出現的掛牌。他說這些都是成員親手造的,對上一次就是到台灣進行「關心搶救鮪魚行動」(The Last Tuna)。

單單在2007年,來自於日本、台灣、韓國、中國大陸、印尼、菲律賓、美國與歐盟等處的船隊,已經捕撈了80%左右的太平洋鮪魚。由於船隊捕撈過多鮪魚,鮪魚無法自行恢復健康的族群數量,如鮪魚這種屬於食物鏈頂端的大型經濟魚類數量快速下降,會造成海洋生態系統失衡,讓海洋變成一片死寂。(資料來源

而他們的「行動」目的,就是通過傳媒報導令全世界知道,某些國家的政府沒有理會「捕撈過多鮪魚」的狀況,由得海洋生態系統失衡;當「行動」帶來群眾壓力,政府就不得再漠視問題了。

green peace 綠色和平 彩虹勇士2號 rainbow warrior Michael Fincken

老實說,未認識綠色和平的成員之前,每次從新聞中看到他們的「行動」,並沒有太大的好感,會覺得有「嘩眾取寵」的成分。

今次參觀之後,得知他們的理念,是只堅守進行「非暴力直接行動」(Non-violent direct action, NVDA);非暴力者,就是不使用暴力,不傷害他人身體,在示威過程中亦不反抗對方或執法人員使用暴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所謂直接行動,就是坐言起行,以實際的行動來改變不公義。

「嘩眾取寵」就是一定的了,否則怎惹來對問題的關注?

(如想參觀彩虹勇士二號,請把握明天及後天最後機會)

歡迎留言!

2 comments:

eva said...

那個海豚解說的是DAN嗎?還是三副Martti??

Meling Lam said...

eva> 嗯嗯,睇返 The Last Tuna 活動圖片資料那是 Martti,我將他跟另一位也曾在貨船上工作的 Dan 混亂了,我認人名真係好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