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3, 2012

我看醫學美容的前景


早前以傳媒身分參加了醫學美容及抗衰老整形外科領域中最重要的國際會議,IMCAS ASIA 2012 英卡思亞洲醫研會議。這個每年於巴黎舉行的會議皆接待超過3,500名與會人員,就如本醫學領域的「全體成員縮影」。自 1998年起,IMCAS 致力於整形外科和皮膚專科的交叉領域及相關領域上(面部整形、眼部整形、美容醫學等),提升醫生的臨床實踐﹑教學和研究質素。 此外,IMCAS與各個頂尖的醫科學院及各專業組織,如法國整形美容學會(SOFCEP),歐洲激光皮膚科學學會(ESLD)和美國皮膚外科學會(ASDS)等合作成為教學型醫研會議。

你可能一見到上面一堆陌生的名字,已經開始頭痛了吧?可是這個會議所探討的,才真真正正是值得我們(消費者)頭痛的問題,尤其在DR事件開始(那件事剛好發生在會議之後),大眾開始真正關心,醫學美容療程,除了有效與否,我們更應該關心的應該是「安全」問題吧!變靚與否當然重要,但如果要變美但換來的是死亡,是否值得呢?如何去判斷,怎樣進行的醫學美容療程才是安全呢?



一般人會覺得,光顧大品牌美容院,應該安全吧。部分人會覺得美容院信不過,醫生才信得過。可是,其實醫生也不是個個信得過的。於 IMCAS Asia 會議上,林竹筠整形外科醫生提及近年香港有不少關於「隆胸」的壞消息,如鬧得利害又回收又要做手術「拆袋」的PIP事件,及上年一名妙齡少女在接受隆胸手術時不幸死亡。這些事故都引起大家注意有關手術的安全性。

***********************


林醫生認為消費者在接受「隆胸」前有以下注意事項〯:

1.隆胸手術是創傷性、相對痛苦的治療,不可能單靠局部麻醉。正確的步驟必須為病人量度體重,再安排麻醉師評估 (最好在場),用全身或最近流行的睡眠麻醉法。

2.了解病人為什麼要進行隆胸手術?醫療目的?為了改善自己體形、增加自信心?或是為了討好另一半?隆胸手術植入的假體隨時都會比妳的男女關係更持久。作為醫生,她並不建議病人為了討好他人而進行此項相對高風險及高投資的手術。

3.選擇填充物或填充劑時,盡量選用有臨床應用至少十年經驗的廠家及可靠產品。PIP 這類新廠在推出前研究不足,最後因質地易破裂而回收,雖然這工業用的矽膠無毒,未有即時致命的危險,唯風險太高,不符合植入物的安全標準。此廠家在回收事件是基於醫生發現光學造影 (x-ray)中難以分辨胸部的陰影是否透明質酸注入物的殘留物質,還是其他的乳房問題而造成的。

4.隆胸的假體形狀分兩大類 : 追求自然的水滴形,以及圓形較向上挺的誇張形。現時的假體通常是用改良矽膠 (cohesive gel) 製成,像啫喱軟糖般 (所以又名 gummy bag) 的柔軟半固體矽膠,而非舊有的液態矽膠。此柔軟的半固體矽膠無論用剪刀剪開或是被貨車輾過都沒有絲毫破裂滲漏的情況,可見其安全性,利用此類假體進行的隆胸手術,可有效地保持乳房形狀及穩定性。

5.至於尺寸,並不是愈大愈好。醫生會根據病人的期望及身高比例建議最合適的尺寸,就算病人追求誇張效果,要有深溝的「事業線」,都不能直接將最大尺碼的假體硬值入乳房內。還有,林醫生建議病人在有需要時才穿上push-up bra 去加強視覺效果,令乳溝看得更深。

6.最後,在進行隆胸手術前,先了解你的醫生是否擁有整形外科醫生的專業資格及他以往手術的成效、填充物的歷史和風險,最好不要用還在試驗階段植入物做「白老鼠」,免得後患無窮,更影響將來餵哺母乳的安全性。

***********************

當天林醫生提及到,有位少女聽從網友介紹光顧一位醫生進行隆胸手術,翌日醒來發現胸間矽袋走位到腋下!查探之後才發現那醫生是眼科醫生,根本不適合進行隆胸手術,更別論他是否知道怎樣的胸形才是美觀。




當天另一 IMCAS 主講醫生,香港皮膚科專科醫生陳衍里(圖右),主題是「微波止汗」

***********************

多汗症雖然不是嚴重的醫療問題,但對患者的日常社交生活卻有很大的影響。以往,治療多汗症的方法不外乎外科手術或注射肉毒桿菌,惟手術的創傷性大,風險高又會留有疤痕。而肉毒桿菌注射則只能短暫性解決問題,患者需要定期注射。

近年醫學美容的止汗方法層出不窮,例如以低能量激光去刺激肝腺分泌,陳醫生指出這種技術的成功率只有六成,失敗者更有機會反而導致汗腺增生。最近本港引入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的非侵入性科技,以微波能量準確破壞腋下大汗腺,過程有如拔罐般,去治療原發性腋下多汗症。

三個月的療程分兩次進行,每次治療大概需時60分鐘。治療後,或會有局部的腫脹及輕微疼痛,但此情況一般於數天至數周會自然消失,並不會有其他明顯不適。而且療程非醫療程序,可在普通診所內進行,完成後即可恢復日常活動,大概一星期後更可進行各種運動。

陳衍里醫生又提出「美國皮膚外科雜誌」研究發現,近九成患者接受治療後,三個月內出汗量大減逾七成。此療程的效果是永久性的,因為肝腺一經被破壞,並不會重生。此外,此治療還有它潛在的好處,就是腋下大汗腺附近產生黏結分泌的頂漿汗腺也同被清除,所以同時可改善體臭。

***********************

而我自己那天最大的得著,就是驚覺大眾對「醫學美容」實在處理得過於輕率,好像幾十年前的人沉迷太空科技一樣。最恐怖是有些人會自行上網訂肉毒幹菌自行注射,或是使用國產的肉毒幹菌,在 IMCAS 裡看到的圖片,有些網售肉毒桿菌上面所印的藥廠名字是假的,或者是藥廠已關閉了5年而且從未推出過肉毒桿菌,注射劑的包裝應該是真空但已破裂...等等,不敢想像注射了這些「山寨肉毒桿菌」會有什麼後果。所以你不難發現,我寫blog以來對於「體驗療程」超級揀擇。

現階段,在DR事件之後,我覺得食物及衛生局的「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是應該加入美容業代表的,因為這樣才可以公平決定什麼療程需要由醫生處理,什麼可以由有專業資格的美容師進行。以醫生界的立場,當然最好都只可以由醫生去做,那就可以有更多「生意」,難怪美容業界會緊張起來。但是,以瑞典為例,注射透明質酸的療程,可以由經過廠方培訓的人士進行,我相信只要各款美容儀器以及注射式療程的廠方能達成共識,為業界提供有制度、有規格的培訓,美容業代表是不應被趕上絕路的。

歡迎留言!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