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2, 2014

《尋旅》﹣專訪日本攝影大師森山大道

(photo by Alan Cheung)

今次可算是《蘋果的化妝箱》最突破的一個訪問。過去我有機會訪問的對象大多與美容品牌有關,例如是美容品牌創辦人、繼承人或培訓總監,今次多謝H先生的邀請,能與一直仰望的攝影大師森山大道近距離接觸數小時,差不多是在逐張相片討論,在離開時我仍然覺得自己像在身處夢境一樣。

寫出訪問內容之前,先給大家重新溫書。

森山大道於1938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其後於1961年搬到東京生活和創作。森山大道作品的兩大美學特點:「粗糙、模糊、失焦」以及其不看取景器的快拍。對於森山大道來說,影像是一場捕捉光、影、抽象的攝影實驗。他經常以一部小型的手持式自動相機拍攝,故此其作品往往無法完全對焦;他亦偏好以對角線構圖的形式來拍攝,為他那緊急快速的攝影風格增添能量和粗糙感。

在其精彩的藝術生涯中,森山大道曾受多位藝術家啟發和影響,包括日本攝影師細江英公、昭明戶松、作家三島由紀夫、安迪.沃霍爾、美國攝影師 William Klein、Weegee、Eugene Atget、Jack Kerouac 等。「光與影」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系列,充分表現了森山大道在捕捉拍攝對象和抽象場景方面的能力;此系統猶如動態拍攝的攝影日記,當中滿載敘事之感和逝水年華。森山大道一直視 Jack Kerouac 的《在路上》為靈感泉源,他的照片即是他流浪的紀錄,而旅途與目的地是同樣重要的。

森山大道的作品廣獲公共機構和私人收藏,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洛杉磯蓋蒂博物館、波士頓藝術博物館、巴黎蓬皮杜中心等。森山大道曾在世界各地舉行過百場個人展覽,當中主要的展覽包括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巴黎卡地亞基金會當代藝術博物館、瑞士溫特圖爾攝影博物館、德國埃森 The Folkwang、大阪國立國際美館、東京都寫真美術館等。最近,森山大道更獲頒國際攝影中心的終身成就獎,並與 William Klein 在泰特現代美術館(2012)一同舉行聯合回顧展。


友人問,森山大道是不是「“浪攝流”果啲?」
我答:「佢直情係“浪攝流”果個!」

(但上圖的廣告相並不是森山大道的作品,
只是靈感來自他於1971年在青森縣拍攝的著名作品《犬》)

「果啲」與「果個」最大的分別,是 follower 與 leader 的分別。能夠做 leader,首先,你要第一個做,同時,你要第一個敢做!高反差、粗微粒、粗糙模糊的黑白相片,現在你會說,誰個影不到?我用 Art Filter 都影到啦,我用 iPhone 都影到添呀。但是,森山大道開始拍高反差、粗微粒、粗糙模糊的黑白相片之時,是60年代。當時,攝影與菲林成本高,不廣泛流行,怎麼像今天我們什麼都可以狂影100張至算?在攝影與沖曬仍是珍貴與專業人士才懂的年代,森山大道「入行」當攝影助理。1968年,出版與寺山修司合著的第一本攝影集《日本劇場寫真帖》,記錄寺山修司實驗劇場台前幕後。現在看到森山大道某些帶有異色格調的作品,例如化濃妝的侏儒,主角正是當年劇場中人。


你要第一個做,同時,你要第一個敢做!現在人人也拍自己影子這一類相片,森山大道於1971年攝於北海道釧路。你去北海道,又會拍怎樣的相片呢?森山大道其中一句名句:「與其說攝影是記錄,勿論說攝影是記憶,一連串記憶積累的歷史過程。同時也是時間的化石,更是光影的神話。」我們的腦袋,或者會忘記分數的算法、忘記安史之亂的年份,但對於看過的相片,印象之深可能超出想像。因為看過別人在登機前總在閘口拍目的地的名字,你登機前也不忘拍一張,角度可能相似得嚇人,因為看過攝影家拍花朵總要「散景」,你便花一個月的薪水買支恆定大光圈長鏡,為了拍出一樣的效果。但是有沒有誰告訴你,拍花朵不一定要散景?拍北海道不一定要在花田中跳起?你要第一個做,同時,你要第一個敢做!Think out of the box,沒有什麼相片一定要用某個拍法(除了證件相),是森山大道對我在攝影之路上最大的影響。

(photo by Alan Cheung)

很多人因為森山大道買了「浪攝流」FUJIFILM 相機,早年更多人因為森山大道買了 Ricoh GR21 菲林機。我沒擁有以上任何一部,而老師當天又轉了牌子,是什麼我卻忘記了!反而最好玩是他不停在記者拍攝時,又在按快門拍記者,相信我們對他又敬佩又興奮的表情太有趣,記錄一下也不錯吧。


與老師一席談,席談有其他記者問到他關於311地震的回憶,以及有沒有影響他之後的創作。森山老師說,地震的記憶已深深的印在所有日本人的腦海中,將來每個人做每一件事都難以忘懷這一事件,即使他在拍攝時並沒有刻意去用地震的傷痛做題材,當中的感受也會不期然的反映在作品裡。

我問老師,為什麼他好像特別喜歡拍別人的背部?森山老師說,他不是全部都拍背部,也有小部分拍人會拍到面部的,但他認為如果拍到某人的正面,觀看者會馬上解讀到當時一刻三在發生何時,拍背部卻會帶來更多神祕感,讓觀看者有猜測、猜想的參與。


再問老師,他特別喜歡拍黑白相片嗎?他說,也有一部分是拍有色彩的啊,不過黑白比較看得慣(編按:森山開始做攝影助理的60年代,也是黑白相為主的年代,當年的人像相片還要人手加工上色)。他有時也會拍彩色照,但不多拍正常傳統的彩色照,而是像上圖那些異色風格的為主。

森山老師會在香港拍攝嗎?老師說他對香港的城市風情最有興趣,每次來港也在街上抓拍一些有街頭特色的相片,聽說今次就去過深水埗抓拍。


2014年3月14日至5月7日,於中環 Simon Lee 畫廊(香港)之《尋旅》展出的照片,均來自森山大道 一系列的核心作品,包括1968年的「日本劇場寫真帖」。這批演員和夜總會表演者的陰暗肖像主要是在當地的前衛劇場拍攝,至今仍然是森山大道最廣為人知的影像之一。「絲襪」系列中魚網狀的人腿特寫則是藝術家對於質感(texture)和硬性抽象(hard abstraction)的感觀探索,引導觀者將注意力放在一些可能被忽視的表面元素。而在「日本劇場寫真帖」中,森山大道把東京的娛樂區描繪為城市慾望的體現,大腿和絲襪的零碎影像同樣是一種情色本能。

我忽然大膽拿出自拍神器與森山大道合照,還問他對 "selfie" 的想法。「我也是攝影師,我明白你的想法。」森山老師忽然微妙地笑著回應。雖然老師曾自稱是個四處抓拍的糟老頭,但這次接觸讓我知道他其實是個很友善、說話又很玄妙的長輩,果然是個像夢境般難忘與難得的一期一會。

日本攝影大師 森山大道《尋旅》
展覽日期:2014年3月14日至5月7日(免費入場)
地點:Simon Lee 畫廊(香港)
地址:中環畢打街12畢打行3樓304室

歡迎留言!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贊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