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7, 2011

關於 Beauty Blog / Beauty Blogger「千言書」


終於,終於,都想寫一點點關於 Beauty Blog / Beauty Blogger 之我見。

一來是因為台灣 Blogger 造假事件帶來寫者與讀者的恐懼與反思,二來是因為自己也覺得寫Blog去到一個有點悶的地步,想要轉變一下。

由於擁有十多年來在傳媒工作時所儲下的人脈及關係,大家可能會理所當然地以為我寫Blog必定是一帆風順,試用品與邀稿代言合約不絕吧。事實上,當我在 2008 年剛轉職時,我只賺取來自大老闆的一份微薄編輯月薪,工作要求是每天不停更新Blog,只要能享有絕對的寫作自由度,我已經心滿意足。

那時,並沒有太多品牌提供試用品給我,網站又未成形,我每天就是在 Blogspot 裡日夜爬格子,以及接月刊周刊的 freelance 工作。最近出席 Social Media Week 2011 時,我回憶並分享 2008 年與某公關的對話。

「原來你已雜開XX雜誌!請問你現在將會到哪本雜誌工作?」對方問。
「現在為網站籌備及全職寫Blog,如想了解更多,我可以叫我的 Marketing 同事與你聯絡。」我說。
「o下?只係寫o係Blog?咁我可唔可以叫courier來收返件試用品?」對方問。
「...當然可以,明天我把試用品留在辦公室,請你找人到取。」我說。


當時我有一刻在想,離開傳統平面媒體,是不是我的錯?寫 Blog 好失禮嗎?我不服氣,裝個 counter,繼續努力的寫,監察到每天大約有 3000-6000 人次來《蘋果的化妝箱》。當時我也不知道寫 Blog 的將來會是怎麼,還好有部分相熟公關有繼續提供最新出品給我試用,連同自己買的護膚品及化妝品,以及電影飲食等等生活點滴,每天一至兩篇的 Blog 文的取材問題就解決了,始終我是收了編輯月薪需要每月生產最少30篇博文,有寫作及取材自由但不可脫稿。

直到 2009 年春季,我幸運地獲邀參加 Prada Phone by LG 新加坡之旅(Link),與來自星馬各地的人氣博客相識,人家早已準備好一大疊印有相片的個人卡片,我還是傻傻的未知道世界在發生什麼事,也沒想過寫 Blog 可以發展到 Blog Marketing。回港後,與大老闆談未來一年的計劃時,我大膽提出公司以 Blog Marketing 為主要發展方向之一,老闆讚好,同事接著跟進,從此我又再專心寫 Blog,以及負責做 Blog Marketing 相關的資料搜集,寫了一篇「我要寫好美容Blog」(Link)。後來聽到某一部分的讀者說,她們在看了那篇文章而決定由讀者變Blogger,開始用心寫Blog,開始在網上找個平台分享自己所思所想。

接下來,2009年,就是大家看見我受雜誌訪問、上業務雜誌封面、上電視、上電台、當廣告主角、美容產品廣告裡的用家分享......沒強求過什麼,收到邀請有空便去活動,收到試品用了覺得好的就分享,覺得不好的就不提及(這是做傳媒的習慣,爛東西為什麼要浪費版位?)。

裝上 pageload counter 的12個月後,瀏覽人次達到200萬。比起台灣的名博,這個數字實在渺小,但以香港雜誌的讀者人數比較,200萬除以52個星期,即是每星期大約有 38,000+ 人次來看《蘋果的化妝箱》。當公關界的老大哥告訴我,這個數字比起本地很多暢銷周刊還多,我才知道,也許 Social Media Marketing 的世代真要來臨了!難怪收到的試用品愈來愈多,而之前說要回收試用品那位公關也改口說:「你可以在Blog裡分享一下這新品的用後感嗎?我很多的同事都有看你的Blog呢!」嗯,時代變了。

但是去到 2010 年,當本地的 Beauty Blogger 去到某一個數量時,開始有怪事發生。有的人說,樹大有枯枝。我會認為,行動反映思想。怪事多籮籮,包括:多位公關被某些 Beauty Blogger「主動要求索取」試用品;品牌專櫃前線人員被騷擾,某人說要取走30套貨回去「派比朋友寫Blog用」;某些 Beauty Blogger 收到記者會 e-invitation 轉發,硬衝記者會會場;Blogger 以臥底身分參加A公關公司主辦的博客活動,向品牌代表私下派發B公關公司之卡片,說明可以用更低價錢辦同樣的活動......

以上種種情況,我都覺得奇怪非常!因為在我當記者的第一個月,就被前輩清楚告知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借貨還貨有什麼程序要跟,什麼試用品不用還,什麼情況下要交給 Media Sales 跟進。所以,當人人都打直行,突然有幾個人打橫行,全部品牌及公關都不明白,部分甚至會覺得,派試用給 Blogger 是不是錯誤?日常工作經已夠忙,為什麼還要惹來這麼多天天新奇的麻煩事?

這些怪事,直到今天仍有發生,但我總認為錯不在人,怪事只是因為從來無人告知或公告「什麼可為,什麼不可為」而發生,只要當事人或以為這樣做是沒有問題的人「被告知」正確行徑,怪事就不會繼續發生。但是當怪事開始騷擾到我,我就不能坐視不理!多次有人「主動要求索取試用」不遂,竟然說:「我同Meling合作開,比我喇!」;多次有人見到某品牌推出新品,就打去跟公關說:「我同Meling一樣在 Blogspot 寫Blog,點解佢有得試XX但係我無,我要試!比我!」;甚至有人將我的相片、瀏覽量、博文做成一個 Powerpoint,電郵給某公關說:「你想找 Meling 或 XX 或 XX 寫你的產品,你比每篇 HK$xx 稿費我就可以比佢寫!」這種「代接Job」傳言的受害者不止一人,感覺就像被淫媒標價可以 HK$xx 出席富豪飯局的女星一樣,其實有誰知道,女星們知道「被標價」了嗎?

另一怪事不是來自 Blogger,是來自公關,我也曾在 Social Media Week 2011中分享,可見謠言之影響深遠,足以蠶蝕 Blog Marketing 之基礎精神。某日收到某公關電郵,說要給我幾款試用品,我回覆地址,然後得到以下答覆(原文英文,譯作中文):

「你寫試用文收錢嗎?收幾多錢寫一篇?刊出之前可以給我們修改嗎?我的老闆比較保守,唔好意思。」對方在電郵中如是說,後來我知她也有傳給另外幾位比較有經驗的 beauty bloggers。
「我寫試用文不收錢,誰說我要收錢?但我想知道你是代表哪一個品牌。還有,我不收錢,但也不是 copywriter,不容許刊出前看文以及改文。」我回應。
「我是代表 XX 品牌的,我知道我們的產品未必合你心意,但我的老闆不能接受任何負面評價,你可以只讚不彈嗎?」對方回電郵。我每次都有留電話,她就是不願打給我,硬要用電郵溝通。
「嗯,你對自己的品牌如此沒信心?我之前也有買過你們的 XX 及 XX,好用呀,但我不能答應對試用品只讚不彈,也不能給你改文。」我堅持。
「那就沒有辦法了,我們沒法合作,太可惜。我已找到其他 bloggers 願意以我的形式合作,thank you。」對方回電郵。

就是如此,曾是 XX 品牌用家的我從此對這品牌產生極大厭惡,決定永不光顧!她的不專業,令我有被侮辱的強烈感覺!

而早前的聲明(Link),就是為了上述部分事件而寫。Internet 的發展確是一日千里,2009年萌芽的 Beauty Blog Trend,2010年就開始白熱化,2011年更有造假/收錢/恐嚇/逼害/謠言/嫉妒/仇恨泛濫之勢,實在需要一個大清洗才能好好整頓。建議我們大家一起「自我大清洗」,先行自省其身,「執正自己」至去鬧人。

妒忌是沒有意思的,多更新Blog就有更多讀者,多寫有趣的內容就有更高的人氣;地球 Day 1 也是混沌一片,經過多番蛻變才發展至今天的模樣;就算在你的眼中我很成功,我到今天薪水沒有加過(自2008年...),我到今天也是住在一向住的房子,過著一向過的生活,買著一向買的中價連鎖店衣服,連個像樣的萬元包包也沒有,但我不覺得有問題,因為我的生活幸福感來自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好姊妹,以及天天來看我所寫所想的你,包括這封「千言書」都讀得完的你。

成也 Blogger,敗也 Blogger。如果大家還想享有公平公開、憑人氣及個人實力得到的試用或參加活動機會,就不要聯手嚇怕品牌代表,以免發展到像內地博客的 Blog Marketing,全都經特定 Agency 去選人(制度像 Model Agency),新人更加無機會。我不能代表全世界,但我也知道一點點關於品牌「揀選試用者」的要求及準則,下次再分享,或會給你更多點子去調整現有寫 Blog 模式,為 Blog 增值。我知道本文一定觸動很多口痕友的神經,如果你覺得對我冷嘲熱諷能令你人生更美好,我又何妨幫你一把當積德。

誰知道明天的發展是怎樣,誰知道還有沒有明天;我只知道我很希望天天繼續把生活寫下來,就像我第一天開始《蘋果的化妝箱》一樣,給自己看,也分享給你看看。只要大家不要嫌我太多美容以外的博文就好。

對《蘋果的化妝箱》或是我們曾辦的活動或我們的同事有什麼意見?請電郵到 staff@hkcosme.com 給我;為了不要白白浪費大家的時間去打電郵給我,我準備了30份小禮物,隨機送出給各位有電郵意見給我的朋友,當是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Post a Comment

延伸閱讀